夜色之下莫非生活

有时候人们喜欢用二分法来说事,这个方法随意粗率,但说起来痛快。比如女人说,男人就两类,一是靠谱的,一是不靠谱的。按另一些标准走向,男人又被分做良心尚存的和狼心狗肺的、有趣味的和没意思的、混得开的和混得蔫的,不一而足。反过来女人也一样。前不久我看一个女人在她的博客上写,新型男人也分两

  种,一种是找摸的,第二种是找抽的。她把那找摸的和找抽的各分析了一

  道,如我理解无误的话,找摸的其实就是找安慰的,找抽的就是找安慰没找对路子的。

  按这样的二分法,以夜生活为主题,也可把人们分作两类,一是热爱它的,一是无所谓的。我一个朋友说,其实这相当于把人们划到两个阵营:一是在生活上还有干劲、有想法的,剩下的就是过疲了的,过伤了的,无可奈何的。归结来说,就是有人还在高潮,有人已经衰落。

  这个话,想想也不全是信口胡说。很大程度上,夜生活代表了我们生活的态度、方式和质量。就大部分人而言,白天一般不属于私生活时间段,周末的白天除外,因此夜晚就显得具有代表意义。那么好好过夜生活,等于是善待自己。

  在我的经验范围,喜欢夜生活的人,确实也显得活跃有趣一些。我的一个男性朋友,多年如一日,在夜生活上孜孜不倦,兴致昂扬,聚会泡吧,唱歌打牌,洗脚桑拿,游泳打球,开车到城外吃消夜,活得风车斗转。有他在,你会觉得空气都老在闪电。他曾改写顾城的一句诗表达他的夜生活态度———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用它寻找夜晚的光明。可另一方面,他也有不少时间消费在家中,家庭氛围建设得不错,孩子教育上有一套,个人发展也十分良好。这倒不是夜生

  活的功劳,应该反过来说,这是他生活上有干劲、个人精神面貌高昂在方方面面起作用,使得一切处于良性循环状态。

  我赞同夜生活,不过我不认为家门外的活动才叫夜生活。这恰恰是我们在夜生活看法上的误区。前些日子一位女友打电话来,我问她最近怎么样,她有气无力道,没意思,现在我每天按点下班回家,看个连续剧就洗洗睡觉,无波无澜,了无生趣。我跟她说,这也是过夜生活的方式,没什么特别不好啊。其实说到底,夜晚过得开不开心,还要回到上面的意思,就是个态度或者说心态的问题,夜色之下莫非生活,满不满足、有劲没劲也主要是心理问题,人多人少,户内户外,都一样可以快活,全看你自己。

  还要举另一个朋友的例子。这朋友多年前也是能闹腾的主,热衷聚会,喜欢向外跑。但岁月流逝,物是人非,聚会也没有过去的气场了,可我看他照样过得美滋滋,和女友在家做做饭,聊聊天,吹吹笛子吹吹箫,自娱自乐的生机不减当年。近两次我受邀去他家,头一次他给我讲书法,并研墨铺纸地鼓动我练;第二次他给我和他女友聊古典音乐,表演吹箫,这方式毫不热闹,但我们都觉得过得挺高兴,当然也算得上有声有色。

已有0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  
新闻热点
SPA推荐
夜色生活广告
分时度假
养身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