咖啡座女子

咖啡座女子

 (2006-10-07 11:24:29)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请点上面开始按钮
咖啡座女子
咖啡座女子
每到一个城市,我总是寻找一把可以坐下来细品香浓咖啡的椅子,望向一片浮华人世的风景,想像可能发生的邂逅。所以,我固执的相信,我是属于十二星座之外的惟一一个咖啡座女子。
  林明总是半笑不笑地:"小姐,咖啡是流浪的颜色,你是不是真该找个地方歇歇了。看,我的肩还是很宽的。"我用力捶他一下,他却跳起很高,"别即使你爱我也别这么打,打残了谁养你呀!" 
  青梅竹马就是这点儿不好,没有一点儿朦胧,离我想像的惊世缠绵相距甚远。所以,咖啡座女子不是流浪中的女子,而是等待中的女子。
  这是我约好的第十二个网络男友。第一次,来的是个背书包的小男生,见面叫我"清清姐"。第二次,远远的一袭风衣很是潇洒,坐下来喝咖啡却翘起兰花指,差点儿让我叫他小姐......林明每次都看我津津有味地诉说约会成果,听我慨叹"世上的好男人都哪儿去了呢?"他笑着,不温不火的样子让我气得跳脚,恨不重让他即时去替我拖回一个于是骂:"白让我认识你十几年,我都老了,你也不替我想一想,万一我嫁不出去怎么办?" 
  林明很明白的样子:"是,看看你的头发都白了,眼角也有了小纹,再推销不出去,就成残品,到时只能削价处理了。"然后,故作神秘地,"清清,你知道大减价是什么意思?就是清仓大甩卖,你看,你的名字到时改成清仓还很好听啊!"
  远处钟声鸣响七下,终于一个男人含笑向我走来。对,我告诉他的接头暗号是:一杯咖啡加一只口琴。谁让他一直吹嘘他吹口琴的绝技呢!如此多才多艺的男人,总比林明那个大白痴强百倍。
  十二号坐下来,静静品了一口咖啡。我不得不说,这真是个须眉朗朗的男子,三十余岁,恰到好处的沧桑在眼底不经意地流露。我们闲谈着,我时不时微笑,很像个淑女,他则看着我深情地笑。也许,这就是一见钟情了。终于,到了十点钟,时间过得很快。我们走出咖啡店,他带着那把口琴,我说,你吹一吹口给我听好吗。他应了,然后倚在路边一棵树上,我听到《爱的代价》。那么熟悉的音调,被口琴清脆的声音演绎,竟有了别致的单纯。他吹口琴的样子宛如一个少年。那时,风清月明,我是一个有着浪漫情怀的女子。 
  "晚安",我遗憾地道着再见,漫步走向回家的路。手机及时地响起来,"哎,清清,十二号怎么样?"第一次,我不再叽叽咕咕抱怨了,可也不想多说,"还可以吧,我不知道......""你在那里,要不要我护送你回家?""不用了,我就要到了。我好困,想睡觉。""好,那你回家好好睡,别明天'熊猫眼'!"林明的声音迟疑着暗淡下来,挂断手机。
  接下来几个月,十二号时不时与我喝咖啡。喝久了,他的样子就变得有些平板。我们一直以礼相待,不温不火,我暗暗鼓励自己,恋爱就是这样子的。可是,我怎么老想着和林明吵架时他的一张臭脸呢? 
我找林明,可是他不是不开机,就是不在服务区。我一天要有一半时间在想这家伙去了哪里怎么不声不响就溜掉了呢?
  于是,我一边忙于谈恋爱,一边忙于找林明。十二号后来每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,就问:"清清,你怎么了,有什么心事?"我能说"我在找林明"吗?终于,十二号我不再见了,忽然的,我不再想见任何人,也不再上网,不再四处聚会。每天只是想:"林明是不是生气走了,不理我了?"
  半年,我变得很沉默,一副清心无求的样子。可是我知道,这次,我真的在等,等林明出现,告诉他,我知道。 
  但他出现在我面前时,望着他一样沉默瘦削的脸,我却禁不住哭了。我默默地看着林明,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。
  林明却不再笑,而是紧紧抱住我,"傻清清,我一直都在你身边,十几年了,你就是不知道。你还打我,是你该打......
  从此,咖啡座女子坐在家里煮咖啡。不过,非常遗憾,林明只喝茶。
咖啡座女子
 
已有0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  
新闻热点
SPA推荐
咖啡座广告
分时度假
养身健康

Warning: Unknown: open(D:\wwwroot\kehui\news/tmp/session\sess_n3hrv8c2orgrfldsf93b3jb4r1, O_RDWR) failed: Permission denied (13) in Unknown on line 0

Warning: Unknown: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(files).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.save_path is correct (D:\wwwroot\kehui\news/tmp/session) in Unknown on line 0